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深圳“风险投资帮”:科学、管道和金钱 黄金历史价格走势图

时间:2021-03-03 09:49:36作者:佚名

蛰伏20年的深圳天使投资人终于等到了“狩猎”时代?

这个激光雷达项目大家都理解不了。为什么要投资他们?2015年,在深圳东方福海的一次投资决策会议上,管理合伙人周推荐的项目遭到质疑。

周在现场脸红了,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一个目的不明确的技术项目。会后他对投资团队说:“这个技术以后肯定会用到。如果大家都反对,那我自己投。”

周怎么也想不到,四年后,这场纷争竟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2019年,这笔天使投资实际上孵化了一只名为“速腾聚创”的技术独角兽,其产品广泛应用于快速崛起的智能驾驶行业。

就在最近,这个项目的估值已经达到了几十亿元,而周投入的这几百万元成本的价值已经跃升到了几亿元。

180倍,是周投资生涯回报率最高的项目。

对于深圳的投资者来说,这真的不是一个正常的状态。

在科技投资领域,过去分为两个派别,即“硬技术”型技术创新投资和“软技术”型商业模式创新投资。前者主要分布在以深圳为首的南方,后者则分布在以北京为主的北方。

两派截然不同,境遇也截然不同。

在移动互联网开创的模式创新时代,北方资本在头套、滴滴、美团、摩比克等互联网项目上获得了火箭般的收益,金沙江、和英等人士也成为众多人追捧的明星投资者。

然而,像周这样的科技投资者的道路并不平坦。他们关注的是还在实验室的项目,没有性感的故事,没有固定的客户。他们能产生的只是文件——没有人能理解它们。周需要尽力说服投资委员会的基金。

直到最近风向变了。

不仅周获得了不错的回报,深圳另一位天使投资人、坤众资本创始合伙人姚海波也告诉界面记者,他几年前投资的汽车和科技也获得了百倍的回报。

同样在深圳的金沙江联合资本的周琦说,他们投资的硬科技项目最近被包括美元基金在内的各种资本争夺,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据深圳市创业投资协会统计,在获得科技创新局“硬技术”认定的31家企业中,有深圳创业投资背景的企业有19家,占61.2%。其中,25家注册企业中有15家获得深圳创投支持,6家注册企业中有4家获得深圳创投支持。

移动互联网已经见底,国内自主技术缺乏的严峻形势,新资本市场的输出,所有优势都开始带动投资方向的转移,技术创新项目逐渐让资本偏好。

现在搞不清楚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件大事是什么,也没有答案。主要投资移动互联网项目的熊猫资本合伙人毛生波曾告诉Interface News。

另一个技术投资人更直接:“模式创新是实力的终点,技术创新是应该的未来。”

风险投资蝙蝠侠

周是深圳老牌风险投资机构东方福海的合伙人。他40出头,又高又瘦。他20年前来到深圳。圈子里的人都叫他“军哥”。

早上七点,周准时出了家门送孩子上学。即使他很忙,这也是他每天必须做的例行公事。大多数互联网投资者遵循“快、准、狠”的原则,而周的投资法则恰恰相反,他认为自己应该“学会与时间做朋友”。

互联网项目可以在咖啡店谈定,我不行。吃饭的时候,周手里拿着一杯威士忌,2个小时没换姿势。

周投资“速腾聚创”,由一位潮汕医生创办。2014年,当该项目还处于实验室阶段时,周发现了它们。

近几年来,由于自主驾驶的兴起,激光雷达环境感知的应用激增,这个项目成为热点。

在深圳认识潮汕人这么多年。他们很会做生意,但是你见过拿到博士学位的潮汕人吗?如果有的话,你一定要投他一票。周半开玩笑地对接口记者说。

昆仲资本合伙人姚海波,2007年来到深圳,完全是一个理工科的人。第一次创业成功后,姚海波进入IDG,正式成为投资者。

姚海波是一个冒险家,有自己独特的喜好,更喜欢先进的科技项目。天使阶段投资玉柔科技、肖鹏汽车,后者近两年成为技术领域的明星项目。

技术投资回报慢,但如果不投资技术,可能没人愿意做技术创业者。姚海波个子不高,说话很慢。在南山的一栋办公楼里,他坐在一个巨大的会议室里,手里拿着一杯茶。

周琦是金沙江联合资本的管理合伙人。与许多投资者不同,他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三个完全脱节的领域,包括R&D、销售、投资,中间创业,最后回到投资领域。

金沙江联合资本专注于高科技行业的股权投资,天骏科技是周琦评选的“隐形冠军”,也是券商中工业人工智能的第一支股票。

周琦的语气很高,每说一句话都挺有把握的。周琦是投资界的实用主义者。在他眼里,投资者不仅要有梦想,还要注意落地和回归财务回报。技术投资也要看商业性质。

在投资趋势波动的深圳,这是一群技术感最灵敏的投资者。他们需要接受两个完全不同的信息:上海科学家和本地生产线。

经过多年的培训,他们可以了解华强北的贸易情况,宝安工厂的生产能力,或者哪个博士第一时间留在南山科技园。

1999年,深圳市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该基金是深圳首家风险投资基金。

之后,深圳出现了近200家风险投资机构。除了著名的深圳创投,东方福海、陈达创投、松河资本、昆中资本、金沙江联合资本等。都是在过去20年开始出现的。

从消费电子产业链,工业原材料,到现在的人工智能,都可以看作是南方科技项目兴衰的见证人。这些资本也培养了像香洲电子和科技独角兽DJI创新这样的前a股明星。

他们就像‘蝙蝠侠’。东方福海的投资经理邱彬彬打了个比喻。他没有关注聚光灯,而是投入了大量的技术创新项目,给了社会运营底层一个迭代的机会。

“缓慢”投资

大多数技术投资者的观点是,技术项目既要烧柴,又要耗费人力,技术投资是一项缓慢的业务。

周曾经接触过一个电子商务互联网项目。在他看来,项目调研的逻辑很简单。

比如一个化妆品电商项目,你会问用户数量,男女用户比例,用户年龄,然后单价,送货费,毛利,这些都是很简单的商业逻辑。周表示,模式创新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认知轻松判断。

相比之下,技术投资是多方向的、专业的,项目不仅要展示技术的可用性,还要展示其在行业中的可规模性。互联网的投资逻辑和估值体系不适用于技术投资。

在投资激光雷达之前,周做了将近一年的准备,看了大量的人工智能方面的书籍,最终选择了人工智能的投资方向。

周发现,人工智能可以分为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每一层都有很多细分,有很大的市场应用空间,比如人脸识别、算法、终端硬件、云处理、获取信息的传感器等等。

但作为天使投资人,首先要选择投资领域。他认为,基础层和云都有大量的巨头,天使投资可能不太合适。

传感器领域是一个很有前景的入口,但是已经有云之盛和iFlytek这样的公司了,所以周最后选择了机器视觉,包括动态捕捉、人脸识别和空间定位。

网络投资人15分钟见一个人。认识一个人可能要一个小时,半个小时不可能交钱。必须参观项目的实验室和工厂。周对说道。

用一个比喻,如果互联网投资者在上海香格里拉大酒店与企业家谈论互联网项目,那么技术投资者可能会乘坐绿皮火车在没有连接高铁的沟壑、工厂和矿区进行调查。

激光雷达是2014年的全新技术。对于周,难点在于如何调整项目,这几乎与互联网的逻辑无关。从技术研究到量产应用,整个产业链都需要考察。

周说,首先看技术论文和激光雷达的核心部件的能力。

你知道激光雷达的核心器件叫偏光镜吗?国内外手工制作,没有办法用机器代替手工工作,导致激光雷达无法大批量生产,生产效率没有提高。这个问题直到去年才解决。

其次,人。速腾聚创的创始人是潮汕科学家,不是典型的科学家。如何鉴别一个成功的南方人,需要长期积累,因为技术型人才不仅仅是技术控,还要把先进技术商业化应用。"这位企业家天生就有经商的心."周对说道。

更关键的是技术的应用。激光雷达在实验室阶段可以算是黑技术,但在初期天使投资阶段应用方向不明。然而,周隐隐感觉到,自主驾驶将成为一种大规模的产业趋势,因此在视觉感知的应用方面会有大量的潜在客户。

在完成这些任务之后,周将对做出最后的决定,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周期。在投资领域,任何时候都没有人能赌赢的一方,尤其是面对众多的新技术。

技术研究只是一个方面,更多的是基于多年的经验,你的直觉会告诉你这个方向是否可以。周对说道。

“点亮”本身就很棒

技术逻辑是投资的基础,但姚海波认为,除了冷原理分析,兴趣才是决定因素。

科技创新的投资周期很长,对资金和人才的需求很高,在很多方面比模式创新要困难得多。十年是一个回报周期,这是技术投资行业的通病。所以很多创业者很难持续获得足够的资源,投资者也没有足够的耐心投资技术。

以滴滴的行为为例,三年估值已经涨到100多亿美元。依靠网络效应和平台效应,发展呈现指数增长,这在技术创新项目中几乎是不可能的。

姚海波曾经投资的玉柔科技是一家开发柔性显示屏的公司。它的创始人是一位海外科学家。他带着先进的技术论文来到深圳,试图寻找产业化的机会。但最近由于多轮融资,估值高达50亿美元,但申请稀缺,这家公司陷入舆论漩涡。

我接受大家对玉柔的评价,但在投资方面,我们当时投入的成本只有1亿元。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价位,这个项目无论如何都是成功的。姚海波说。

几年前,姚海波在南山的一个实验室里遇到了玉柔的团队。当时公司只有三个人,他们在一张可以摇晃的塑料布上做展示。技术调整后,姚海波决定投资这个团队。几年后,玉柔因她的“摇摆屏幕”而出名。

我看着他们从一无所有到点燃塑料布。这不是一个很棒的过程吗?姚海波说。

姚海波在肖鹏汽车的投资过程类似。2014年,姚海波第一次参观肖鹏汽车厂。他以为这是一个类似宝马的工厂,但进入工厂后,他打开原型车上的布,看到这是一个纸板制成的模型。

肖鹏汽车创始人何肖鹏甚至对姚海波说:“别投我们的票,我们很贵,浪费钱。”

姚海波认为,这是一个从0到1的职业生涯,触动了他的兴奋。即使是成本高昂的生意,他也毫不犹豫地参与了肖鹏汽车的投资。

在姚海波的投资规则中,利息第一。原因是科技项目没有互联网腾飞多。很多年,投资人和创业者只有对这件事感兴趣,才能坚持下去。

除此之外,他还认为企业家需要另一种能力:征服政府。因为市场化的资金远不能满足技术这种长期高投入项目的要求,所以具有吸引政府的魅力,也是他选择项目的重要标准之一。

金融至上

投资者要从实际需求出发,重视落地,回归商业本质,追求财务回报。金沙江联合资本的周琦提出了相反的观点。

周琦是金沙江联合资本的管理合伙人。与许多投资者不同,他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三个完全脱节的领域,从做R&D,到销售,再到投资,中间创业,最后回归投资。

金沙江联合资本专注于高科技产业的股权投资,专注于泛人工智能(AI、机器人、先进制造、供应链升级等)领域的投资和M&A机会。),工业互联网,智能交通,环保。

周琦认为,技术创新往往伴随着较高的成本、稀缺的配套资源和较低的市场认可度。不支持商业模式创新的技术创新往往是不可持续的,甚至是灾难性的。

起初,周琦看中了天骏科技在工业测量领域的领先地位。后来引入机器视觉技术,从简单的尺寸测量扩展到缺陷检测。

当时人工智能的概念已经在一级市场掀起了投资热潮。周琦发现,与消费端的各种概念性产品不同,它实际上为工业企业节省了人工成本,而恰恰是能够为工业端提高效率、节约成本的应用,使其能够更快落地。

这就是周琦的投资逻辑,回归商业本质,追求投资回报。即便是以营销驱动著称的小米,也依然看到了背后的商业逻辑。

小米在中国白标制造市场切了一个非常合适的机会,把原来的品牌变成品牌,然后从品牌溢价和互联网高效营销手段中转移利润,但尽管有这两点,小米本质上还是一家硬件公司。

同样的投资案例发生在自动驾驶领域。2015年,自主驾驶的概念,尤其是RoboTaxi,再次崛起。有许多大牌的原始设备制造商,如奔驰和吉利,互联网公司,如谷歌和百度,垂直旅游公司,如优步和滴滴,以及许多创业公司。

不过,周琦对于用RoboTaxi故事创业持谨慎态度。“网上造车的公司说到底还是车企,和传统车厂的本质是一样的。也不会改变OEM的商业性质。发动机厂看什么?销售,销售,利润。所以‘新势力造车’公司的PER比传统车厂翻了一倍的现象,不足以长期维护。”

据此,周琦选择在露天矿做无人行走,因为他同时满足三个条件:矿区属于低速封闭场景,可以解决司机招人难的刚性需求,矿主愿意为安全生产支付工具费用。这些都符合他的投资逻辑。

周琦总结了自己的投资思路,首先看细分行业的市场前景,其次看该领域的领军人物,提供不同的技术解决方案。最后,在最短的时间内,技术壁垒将迅速转化为商业壁垒。

消费端项目往往没有很高的技术门槛,其商业门槛主要是资金门槛、用户门槛、流量门槛等。;行业也差不多。技术门槛虽然重要,但只能作为敲门砖,必须建立商业壁垒,才能让企业立于不败之地。

追求者

贝宝创始人彼得·泰勒(peter teale)曾经说过,我们想开一辆车,但得到了140个字符(描述推特和微博等互联网项目)。

根据全球创新指数(GII),中国已经是一个技术创新大国,但这显然与公众的直觉相反。产生这种矛盾的原因是大量的技术创新没有成功转化为商业价值。

以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数据为例,2018年我国发明专利申请量达到154.2万件,但平均维持期为6年。2014年,国内有效发明专利维持10年以上的只有7.6%,同年国外的比例高达32.8%。

从投资领域的角度来看,与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的产业形态转变相比,底层技术的迭代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产业盈利模式和市场结构。

很多观点都是反对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的。“消费互联网已经走到尽头”“我们需要的是硬技术,不是软技术”。

周说:“共享单车让全中国都可以骑共享单车,但工业激光切割机和民用人脸识别摄像头解决了社会和工业运营的底层问题。谁更重要?”

华南是技术投资的最佳沃土。华为、中兴、比亚迪等一大批科技型明星公司在这里诞生,还有材料、人工智能、消费电子产业链等隐形冠军。在市场资本参与技术独角兽项目中,有一个像DJI这样的标杆案例。

技术投资不像互联网投资,因为更多面对的是B端客户,没有寡头垄断效应。有技术壁垒的公司很快就能超越。像滴滴、美团这样的项目,上一轮不进,下一轮就完全没有机会了。一位资深投资者告诉界面记者。

没有人愿意放下下一个时代。

Interface记者了解到,朱啸虎在斯坦福建立了大型网站,不放过新技术项目,并开始寻找更多TO B项目。

2019年,北方知名资本首次在深圳设立办事处。负责人说:“华南的项目不能错过。如果深圳还有一个DJI,一定要让我们看到。”

曾经投资优步的丰瑞资本最近宣布,投资于技术的项目占已投资项目的三分之一。

奉承已经过去了。在回到科技起源的路上,南方资本家和北方资本家从平行线走到了交叉点。最后谁会赢?


以上就是深圳“风险投资帮”:科学、管道和金钱黄金历史价格走势图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富力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