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什么是炒股」林毅夫:人口因素对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影响最多为1个百分点

时间:2021-05-01 05:44:42作者:佚名

林毅夫(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街沟研究所所长)

可见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的国家发展缓慢。像日本,近几年经济增长在1%左右。因此,有些学者会认为我们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我们的经济增长率可能会更低,与过去42年9.2%的年经济增长率相比,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下降。

但是,我个人并不认同这些学者的观点。一个发展中国家通常可以比发达国家发展得更快,因为发达国家的GDP平均每年增长2%,那么人口增长就可以达到每年3%-3.5%的经济增长率。如果人口增长1%,其经济增长率平均每年3%;如果人口增长率超过1%,其经济增长率可能达到每年3.5%。

那么,为什么改革开放后中国能连续42年保持9.2%的平均经济增长呢?这取决于后来者在追赶阶段的优势。但是,看后来者的优势,我觉得不是关于我们的绝对水平,比如中国人均GDP 14128美元,而是关于我们和我们的追赶国,比如美国的差距。2019年,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我们的人均GDP只有美国的22.6%,略高于1/5,不到1/4。

我们可以看看其他国家,比如德国。什么时候它的人均GDP是美国的22.6%左右?德国是1946年,1946年到1962年年均增长9.4%。日本的人均GDP什么时候是美国的22.6%左右?那是1956年。同样,从1956年到1972年的16年间,日本保持了9.6%的年均增长率。韩国也是一个相对发达的国家。1985年人均GDP是美国的22.6%,2001年年均经济增长达到9%。这里要提到的是,韩国在1998年遭遇东亚金融经济危机,经济出现负增长。即使在此次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其年均经济增长率仍为9.0%。

所以要知道后来者的优势不在于我们自身的绝对水平,而在于我们与发达国家相比的相对水平。所以从后发优势的前提来说,我觉得还是应该有9%的发展潜力。

另外,对于中国来说,和德日韩有一些差异,这是新经济给我们的优势。因为互联网、移动通信、新能源等新经济都有一个特点,其产品研发周期特别短,主要投资在人力资本上。发达国家在工业革命后开始发展经济,所以资本积累了几百年。

新经济R&D周期短,以人力资本投资为主,金融资本很少使用。其实我们在这个行业和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人力资本上基本没有差距,可能还有优势。因为人力资本有两种,一种是先天智能,一种是后天教育和学习。先天智能,按一个正常状态分布,可能有1%的人口是天才,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

但是,我们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所以人才很多。在研发上,只要有突破,就是突破。然后,后天的教育和学习,从幼儿园到大学到研究所,其实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很小,尤其是在这项新技术的研发上,我们主要依靠工程,这是世界上数量最大的。所以,在人力资本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可以说没有劣势,可能有优势。

同时,我们还有国内市场大的优势。经过这次新的研发,我们可以立即进入像中国这样的大市场。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支持。所以说这些,在新经济中至少可以跟发达国家并驾齐驱。其实我们有变道超车的优势,表现在独角兽身上。根据胡润独角兽榜,2019年全球独角兽484只,中国独角兽206只,美国独角兽203只。然后2020年也是胡润独角兽榜,世界586,美国233,中国227,和美国持平。

所以这样来讲,从后来者的优势和变道超车的优势来看,未来快速发展的潜力应该是相当可观的。

人口老龄化会有多大影响?从观察的角度来看,确实到现在,人口老龄化的国家一直在缓慢发展,像隔壁的日本,每年的经济增长只有1%-2%左右。但是,我们知道,人口老龄化一般发生在发达国家。我前面提到,发达国家过去100年的年均增长率是2%。如果它的人口增加1%,它的经济增长率将变成3%。如果其人口增长率略高于美国,增长率为1.5%,其增长率可能达到3.5%。如果出现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不增加,人口不增加,当然其经济增长会从平均3%和3.5%变为2%,如果其中存在一些社会经济问题,可能会慢一些。

但中国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人口正在老龄化。在发达国家,它的技术进步必须依靠它自己的发明,它自己的发明所取得的成功当然是很有回报的,但大多数都是不成功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发达国家的年均经济增长是2%,因为它必须发明自己的技术,然后它的技术和工业经济走在世界前列。没有新技术发明,没有新产业(300832)出现,就没有产业升级的空间。然而,中国仍处于追赶阶段。即使我们的人口不增长,我们也可以把人口从劳动力附加值低的行业分配到附加值高的行业。技术升级和产业升级还有空间,经济增长会很快。

同时,我们的退休年龄可能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男性60岁退休,女性55岁退休。发达国家的退休年龄一般在65岁以上。如果因为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供给减少,可以推迟退休年龄,增加劳动力供给。更重要的是,劳动对生产的贡献不仅是数量的贡献,也是质量的贡献。我们可以通过提高教育水平来提高劳动力的质量。

所以,这样说,不能说人口老龄化对我们没有影响。对我前面提到的9%的增长潜力会有多大影响?我们来看一下,德国从1946年到1962年的年均增长率是9.4%,他当时的人口增长率是0.8%,日本从1956年到1972年的年均增长率是9.6%,人口增长率是每年1个百分点。1985年至2001年,韩国年均增长率为9%,人口增长率为0.9%。我们2019年的人口增长率是0.3%,以后可能会降到零。即使考虑到人口因素,我认为对我们增长潜力的影响最多是1个百分点,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我经常在各种场合说中国在2035年之前还有8%的增长潜力。这就是论点。

了解增长潜力,其实就像买新车一样。这取决于这辆车的设计最高速度。你的车最高时速可以跑几百公里,250公里或者200公里,或者最高时速就像一辆电动车在市区行驶,最高时速50公里。知道最高速度意味着你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开这么快,但你不必开这么快。不是这样的。你要看你遇到的天气情况,路况,开车是否累等等。所以中国有这样8%的增长潜力,不一定需要全速运行,年增长率8%。尤其是现在,在新的增长方面,我们追求的不是适度,而是高质量的增长。高质量的增长需要解决环境问题,“碳峰值”和“碳中性”。在绿色增长的道路上,我们也需要在增长过程中分享,所以我们需要解决城乡差距,以及东、中、西部地区的差距。在这种情况下,实际增长将低于我们的增长潜力。


以上就是什么是炒股林毅夫:人口因素对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影响最多为1个百分点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富力股票网其他的资讯!